翻页   夜间
新书网 > 宠嫁 > 第1124章 风波2

    记住本站地址:【新.书.网】 https://www.xinbook.org/全网最快VIP章节免费阅读!

    曾氏被吐了口气,十分厌恶加嫌弃,赶紧用帕子在脸上好一通乱抹,仍能嗅见空气中弥浮的腥味儿。她气得瞳孔睁大,像是要将苏怜给瞪死,“你没教养错他,你只是险些害死了他。”

    此话一入耳,苏怜好一阵心虚,她知道曾氏提的是之前她想带着成哥儿出逃,害得成哥儿得惊惧症之事。

    “你敢将我们母子分开,成哥儿会恨你一辈子的。”

    “你还嘴硬呢。”曾氏倨傲的抬起头,就像看一只蝼蚁一样看着她,“成哥儿现在还是个孩子,虽说将你们母妇分开是有些残忍,可他始终会有长大的一日,他会有懂事知理的一日,届时他只会明白我这做祖母的是一片苦心,不会怪我的。”

    她的人生真的是无望了么?苏怜恨着一张脸,白着一张脸,在被曾氏羞辱并堵了所有的路之后,她失去了最后一丝理智,像一只发怒乍毛的野猫倏地朝曾氏扑过去。

    曾氏被扑在地,苏怜骑在她腰上对着她的脸又抓又打。所有的仆妇们愣了半瞬才反应过来,纷纷上前拉扯,眼又要将这撕打在一起的婆媳二人拉开,谁料苏怜借着骑在曾氏腰上的的便利,双腿一曲直接将曾氏夹在腿里,如何也不敢松开。

    仆妇们一拉扯就会连着曾氏一并拉扯,来来回回好几趟,曾氏就被摔在地上好几趟。她脸上被苏怜抓挠得鲜血直流,血肉翻飞,脑袋又反复磕着坚硬的地面,痛得她龇牙咧嘴,叫囔不停。

    这院子里乱作一团,呼喊声,惨叫声此起彼伏。

    刚吃得酒熏熏的李宴回府,听闻出事了,跄跄踉踉跑过来,见着苏怜像个疯子一样扭打,扯打他的母亲,顿时气血上脑,扒开仆妇人群,一脚往苏怜背上踢去。

    苏怜吃痛失力倒地,等看到是谁给了她这凶狠一脚时,一口血喷了出来,指着李宴破口大骂,“混蛋,蓄牲,李宴你敢这么对我,你不得好死。”

    李宴看着曾氏一脸的血肉模糊,还有道伤痕在眼皮子上,不知道有没有伤到眼睛,慌忙喊叫,“愣着干什么,还不去请大夫,快去。”

    仆妇们赶紧忙活起来,请大夫的请大夫,扶曾氏回去的扶曾氏回去。很快,这嘈杂的院子里就剩下李宴和苏怜了,还有躲在门后面瑟瑟发抖一直不敢露面的花喜。

    李宴恶狠狠的瞪着苏怜,想着自己当初真是鬼迷了心窍,竟上勾??险庋?亩衿拍铮?澳憔垢疑宋野⒛铮?艺饩桶涯闩に偷窖妹湃ィ?媚阋渤⒊⒆?蔚淖涛丁!

    听着李宴从齿缝里逼出的声音,苏怜丝毫不惧的迎上去,“你不敢,就算你想,黄国公也是不会答应的,我是被苏家逐出族谱了,可我还是姓苏的,你别忘了,我到底是皇后娘娘的妹子,当今国丈的亲姑娘,你信不信你现在将我送进衙门,后脚你们整个黄国公府就是关门完蛋?”

    被苏怜这贱人威胁,是李宴这辈子最耻辱的事,崩在他脑袋里的那根线瞬间就断了。他蹲下身一把将苏怜的脖子掐住,露出一张凶神恶煞的脸来,“你不错,敢拿捏我黄国公府的命门,那我就拿捏你的命门。现在把你掐死了,就对外说你是暴病而亡,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苏怜跟曾氏撕打一场,现在已经是筋疲力尽,再者她的力气怎么可能大得过李宴?

    她说不出半个字来,眼里的愤怨变成不甘和惊惧,她用尽力气拍打在李宴身上,却像是在给李宴挠痒痒。

    眼见着苏怜的脸色胀成了猪肝色,眼珠子开始翻白。而此是避在门后的花喜心里天人交战,出来救人,肯定会跟苏怜一起到远远的庄子上去,不出去救人,看李宴杀气腾腾的样子,怜姑娘必死无疑。

    她不想到庄子上去,她不想到庄子上去。

    怜姑娘,对不起,对不起。

    花喜滑坐到地上,把自己的头埋进膝盖里狠狠的流泪,又圈住自己的双腿,禁止它走出去救人。

    眼看苏怜就要命丧之死,张氏的声音突然凭空响起。

    “宴哥儿,你在干什么,还不快松手。”

    李宴是真想杀了苏怜的,可张氏这一喊惊得他泄了气,理智也微微恢复了些。

    苏怜刚缓过来一口气,便扑到一旁猛烈的咳嗽,“咳咳咳……咳咳咳……。”

    张氏身边的嬷嬷趁机将李宴拉开,张氏看向李宴,“你今日若真杀了她,信不信给她陪葬的就是整个黄国公府的前程?”

    李宴有几分心虚,再对上缓过劲儿来怒瞪着他的苏怜,李宴说:“大伯母既是如此担忧黄国公府的前程,那这贱人就别留在府里了,也别年后再往庄子上送了,现在就送过去吧,再上人仔细看着,敢逃就打断她的腿,这样咱们黄国公府就没事了吧。”

    张氏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她没作声,偏过头看向苏怜,眼里也没怜悯。只淡淡道了一句,“嘴角还流血了,伤得这么重,又要走那么远的路,能行么?”

    “这还不容易?找个大夫开几个月的药,塞进车里一并同她去不就成了?届时在庄子上是死是活,那就得看她自己的命了。”

    李宴满不在乎的语气要多绝情就多绝情,听得苏怜神魂离壳,兴许是气得狠了,视线开始模糊,想说什么话喉咙又被李宴方才掐得生疼,就这样渐渐地,渐渐地瘫在了院子里。

    黄国公府闹了这么大一场,苏宗明回府后也立即将张氏叫到他跟前。

    张氏年纪轻,这些年日子又过得比陈氏还风光,生养了一个儿子,又是被二老爷疼在心尖尖上的。这个原本看似老实的姨娘,渐渐地也就不那么老实了。

    “平日里争穿争吃,我都睁只眼闭只眼过了,就算在哥儿在陈氏这个嫡母面前放肆我都只是敷衍的教训几句就罢了。可你怎会如此糊涂,竟买通老太太院儿里的洒扫女使将玫姐儿的事给捅了出去,将老太太气得如此严重,你就不怕将她气出个好歹来,大老爷找我算账吗?”

    打二老爷和陈氏被一起叫到苏府去,张氏就知道事情已经发作了,只是没料想到最后会发作到自己身上。那个翠杏竟是如此不中用么?三两下就招了?张氏怯怯弱弱的跪在地上,开始梨花带雨的掩面哭诉,“此事是妾身做得不妥,可玫姑娘这么大的事一直瞒着老太太合适么?妾身也是为了整个苏家的名声着想。”

    “这么说来你非但无过还有功了是不是?”要不是苏宗明忍着,他定会被气乐。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