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书网 > 无色之王,恃靓行凶 > 第35章 第三十五章

    记住本站地址:【新.书.网】 https://www.xinbook.org/全网最快VIP章节免费阅读!

    或许是有时间作为缓冲, 开学之后,并不如悠真所担忧的那样,他和黄濑以及赤司的交往相比较从前, 没有发生很大的改变, 一切似乎回到了原先, 这令悠真放下了悬着的心。

    悠真一如既往地把他们视作好友, 训练后会和大家一起热热闹闹地回去,有时会一起去商店买冰棒,也会在赤司忙于学生会的工作时给他带去慰问品。这样惬意舒适的生活让悠真越发不想做出破坏此时氛围的决定,甚至心底贪婪地期望, 如果一直持续着这样亲近又不暧昧的关系, 就好了。

    对于悠真这样自欺欺人的逃避举动, 不像相处中或多或少夹带亲密行为的黄濑,赤司如自己所言地保持着自己的节奏,冷静自持到了让悠真不禁怀疑, 那晚究竟是不是赤司拉着他的脖子主动亲上来的。

    现在已是国中二年级的第二学期,在三年级的前辈们引退后,队内进行了升格考试,再次选拔了一批一军以及二军的队员。通过考核后,悠真他们正式成为了队中的主力与前辈,一切往着常规的方向走去。

    可没过多久, 意外发生, 白金监督和教练交谈时突然病倒,尽管及时抢救身体已无大碍, 但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暂时无法再回来执教球队, 于是便由一军的教练代理监督这一职。

    虽然新监督一直以来便是管理一军训练的教练, 对他们这帮正选很熟悉,他同样遵循着白金监督留下的计划方针,却还是在引导青峰他们的能力方面显得有心无力。

    合宿的时候,青峰意外地进入zone的领域,虽然还不能自由地以自己的意志来控制,青峰的能力毋庸置疑地得到了进一步的提高。而继青峰之后,队友里不仅仅他一个人,紫原和绿间的才能相继开发了出来,他们简直强得与之前是判若两人。

    队内不少人对他们这种急速的成长感到害怕,在一次又一次的训练中轻松过人后,青峰迫切地急于寻找合适的对手。在合宿期间赢过青峰的悠真,便是如今青峰的最佳人选。

    悠真和青峰one on one的次数越来越多,青峰的成长速度也随之越来越快。随着时间的推移,悠真在对上没有进入zone状态下的青峰时,都不可避免地发觉自己的吃力,但悠真又始终坚持于不动用自己的能力。

    或许是这一点的原因,青峰练习时的热情逐渐减退。

    悠真虽然发现了,可他繁忙于其他事务应接不暇,没有空余的时间去关注,他本打算等竞赛结束后,好好地和青峰聊一聊,左右不过一周的时间。

    在上学期时,老师询问过他是否有参加数学竞赛的意向,悠真看过相关资料后就答应了下来。前段时间成功地入围数学竞赛初赛,悠真便在准备决赛。这一次,在老师期待的目光中,悠真以第一名的成绩毫无争议地获得了一等奖,在被簇拥着上台领完奖后,悠真坐上了学校的巴士。

    悠真提前和赤司报备过,回到学校后,悠真估算篮球部的部活时间已过半,想了想就不准备再回体育馆训练,而是背上运动包回家。

    雨后潮湿中带着青草气息的风吹过,悠真难得一个人慢慢悠悠地走在空旷的道路上。紧接着,他路过了上次和青峰one on one的街头篮球场,他惊讶地发现青峰站在球场内,独自一人无聊地转着篮球,任凭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也不为所动。

    “青峰你怎么在外面,现在不是练习的时间吗?”悠真穿过铁门走进场内,忍不住关心地询问,“还有,你不先换件衣服吗?”

    “啊是白泽啊,”青峰停下了动作,将挡住视线的额发向后捋起,一手把篮球抛给了悠真,沉声道,“来one on one吧?”

    刚下过雨的地面湿滑,悠真觉得并不适合打篮球,可青峰如今的神情异样,眼睛甚至低落到没有了一丝神采,正沉闷地看着他,默默地等待他的回应。

    悠真疑惑,但拒绝不了青峰的请求。

    很明显,在他不在的时候篮球部内发生了意外。

    悠真有心想要先问问黑子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但青峰执着于立即和他打篮球的态度太过不对劲,根本不给悠真准备的时间。想着算了先打完再说,悠真将背包放在一边的板凳上,脱下外套卷起衣袖,简单地活动了下手脚,在青峰逐渐变得灼热的目光中,站到了他的面前。

    在监督对他说过那番话后,青峰以为自己不会再有所期待。冲动地把跑出来劝说的黑子甩在了身后,青峰无意识地走到这个熟悉的篮球场。在细密的雨中,他不顾身上的潮湿,身体机械性地拍打篮球,他的脑海中反复浮现的,是他在大脑发热后对黑子说出的那句“能赢我的只有我自己”。

    都对黑子说出了这种自大不可一世的宣言,但直到刚才,他才恍然原来他一直在等待着悠真的出现,而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本该今天去参加竞赛的悠真,居然真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回想起他第一次开zone的时候,悠真都能够从他手上夺走球的实力。

    青峰重新燃起了一丝期待。

    对局开始,两人便交锋了几个来回。

    先手优势,悠真神经紧绷不敢松懈,一边运球,一边仔细观察着青峰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再也无暇于其它。

    他实在是没想到,只不过是几天没和青峰one on one了,青峰就成长到了如此境界。这一次,青峰对Zone的领悟不再像暑假时那般入门似的短暂,比赛不过刚开始,悠真就切身地体会到了来自青峰的压迫感。

    这种程度的气势无法影响悠真的动作,但随着青峰进入Zone后各方面素质的飞速提高,他轻易地看穿了悠真的行动轨迹,抢先一步做出假动作骗过了悠真的视线,利落地截下了悠真手下的篮球。

    在被青峰摸到球的那一刻,慢动作般的,悠真抬眸对上了青峰的眼睛,清晰地看出了他眼神中难掩的失望。

    悠真手指轻颤,无色之力涌向四肢,甚至下意识地想用上能力。

    但最终,悠真还是在手指发出了莹莹光芒的一刹那,竭力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本能,收回了无色的力量。

    即使他是一个是没有任何氏族的王权者,他依然有身为王的骄傲,不对一个普通人使用自己的能力是他的准则,尽管青峰此时的实力不能简单地被定义,早已超越了普通人的范畴。

    固执的结果就是悠真这次败给了青峰。

    “啊真是的,没想到青峰你进步地这么快啊。”悠真语气轻松半开玩笑地说道,内心却十分沮丧,还是太大意了。

    而青峰分明赢了这一局,却露不出一丝笑容来,他低头盯着手中的篮球,半晌吐出了一句话:“果然我还是不要练习吧,练习之后只会和你们拉开更大的差距。”

    “你在说什么?”悠真没想到青峰会说出这种话,这次是真有几分恼怒了,他抬手揪住了青峰的衣领,将他往下拽,半真半假地质问,“你是在嘲讽我吗?真是让人火大。”

    “不是的,”青峰身体朝后仰去想避开咄咄逼人的悠真,他完全没预料到悠真会这么生气,对着悠真蕴含怒意的紫眸,霎时间沉郁的情绪消散而空,反而紧张了起来,他双手抬起摆出投降的姿态,磕磕绊绊地想要解释,“我只是…”

    “呵,你继续说啊,”悠真眯起双眸,见青峰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来,悠真撇了撇嘴角,甩开了青峰的衣领,背过身去哼了一声,“我下次一定会赢了你的,等着吧。”

    青峰看着悠真那张在昏暗的灯光下也毫不减弱本身美貌的侧脸,突然笑着说:“好啊,我等着你。”

    “不过,在那之前,”悠真偏头认真地看向青峰,“可别输给别人了。”

    “我答应你。”青峰与悠真碰拳。

    即使这样说着,心里也这样期待着,青峰还是因为不由地想起井上的话而犹豫。

    像他这样的怪物果然还是不要认真练习了吧,万一白泽追赶不上了怎么办。

    悠真不是一个十分在意输赢的人,只是青峰轻视的话语让他很难不去介意。

    可即使是被青峰这样看轻了,悠真依旧执着于不打算轻易地屈服于自己给自己制定的底线。

    看来真的要认真起来了。

    略显疲惫地走回赤司家,悠真一眼就看到了好整以暇的赤司,没想到赤司还在等着他用餐。

    “不是获得了一等奖吗,怎么还是这样一副沮丧的样子。”

    “啊,和青峰比了一场,结果输了。”悠真累了一天,披着外套在赤司的对面落座,抬起头就看到了赤司略显惊讶的样子。

    “没想到你会输给青峰。”赤司双手交握放在腿上。

    悠真无奈:“虽然我实力是不错,但也不至于从不会输给青峰吧。”

    前一阵子训练的时候,他就只是勉强与青峰不分胜负而已,本以为可以再坚持一阵,没想到会落败地如此迅速。

    赤司不太认同,眼眸沉静:“悠真,虽然你在篮球上的天赋是不及青峰他们的,但身体素质方面是要比他们远远地高出一截,与他们的身体发育匹配不上天赋不同,你输给青峰是因为你有自己的骄傲。”

    “真是败给你了,分析得这么多,”悠真在听到赤司相当直白地点出他没有才能这一点上,倒是没有不高兴,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

    “在我看来,悠真你太过自负了。”赤司双眸静静地凝视他,脸上分不出喜怒。

    “自负?”悠真慢慢地重复了一遍这个词,他从未意识到这一点。

    “你是不是认为,你与我们是不同的,拼尽全力是不公平的。”虽然是疑问句,赤司却用十分肯定的口吻说出这句话。

    不把自己的能力用在普通人身上一直是悠真的坚持,但在赤司的话语下,却怎么显得自己是不屑于使用自己的能力了。悠真皱眉刚想要否认,可一时不知该怎样去反驳。

    他确实认为在篮球上使用异能,哪怕只有一点,都是对赤司他们这样刻苦努力训练的人而言是不对的,甚至可以说是作弊的行为。

    或许赤司以为他隐藏着的是类似于进入zone这样的能力,但实际上他的能力是属于王权者的力量,是不同寻常超过常人想象力的异能力。

    也可能正如赤司所说,是他的自尊心作祟。他始终认为王权者的能力不该用在这方面,但悠真根本没有想过自己的行为会表现出这样轻视的态度。

    “可是…”悠真抬起眼对上了赤司略显强势的眼神,他对赤司仿佛在指责他做错了的态度感到不平,悠真感情外露,不高兴地抿唇,“我…对,正如你所说,我是有自己的自傲的,我不想要用这种特别的能力去打篮球。”

    “是吗,”见悠真难得强硬,赤司气势不减,却还是放轻了声音,“我并不是逼迫你,悠真,只是希望你自己好好思考一下。”

    “我知道了,我会再想想的。”意识到刚才不知不觉间的生硬,悠真语气软了下去。

    他虽是答应了赤司,却依然不觉得自己会改变这样的做法。

    “但是不要掉以轻心了,”似乎是看出了悠真的真实想法,赤司慢条斯理地站起身,绕过餐桌走近了悠真,双手撑在了悠真的扶手上,异色的双瞳从容不迫地注视着他,“只有胜者才能肯定一切。”

    “不要总是保持着幼稚的想法,”赤司的眉宇间是一抹无法深入的温柔,他傲然道,“悠真,你明明可以做到更好,甚至代替大辉,为团队带来胜利。”

    这种神态……

    悠真终于察觉出了不对劲。

    记得回来的路上黄濑给他发来的消息,下午训练时,一向听从赤司的紫原一反常态地在众人的面前挑战了赤司。

    难道赤司是被紫原挑衅的行为激怒了才变成这样的吗?

    悠真皱眉:“阿征,我知道你对胜利很执着,但是你真的认为只要能够获胜,即使不团队合作也可以吗?”

    他虽然同样认可在个人能力格外突出的情况下,其他队友可以以王牌为核心行动作为战术,但这只是团队合作的一种方式,而不是如赤司所说的在球场上各自为政。

    “你听凉太说了吗?”赤司并不意外悠真知晓了今天所发生的事。

    …凉太?

    赤司什么时候这么亲密地称呼过黄濑?

    悠真这才迟钝地想起来,赤司似乎也没有再用姓氏称呼他。

    “悠真你也是,只要比赛能赢,其它的我都不过问。”

    “…你是认真的吗?”悠真无法相信这是作为队长的赤司说出的话。

    “当然,所以放弃大辉吧,没有必要强行让大辉回来训练。”赤司的眼中闪过一丝漠然。

    “什么意思?”

    “有裂痕的盘子无法恢复原样,不过只要还能用,维持现状就行了。”*

    这样理智到冷酷的话竟然从向来温柔的赤司口中说出来了。

    “不对…”

    悠真蹙眉,他伸手扶上了赤司的脸颊,指腹轻轻按住了赤司的眼角,眼神迷惘。

    赤司没有避开,只是抬起略带凉意的手,覆上了悠真的手背,俯身离得更近。

    “悠真,有发现什么吗?”赤司饶有兴趣地问道。

    悠真的眼眸中倒映出赤司冷漠的金色瞳孔,他喃喃说道:“…你是谁?”

    “我?我当然是赤司征十郎了。”对于悠真直到现在才问出的这句话,赤司嘴角的弧度加深,像是悠真问了一个傻得可爱的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