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书网 > 穿成流放反派他元配 >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记住本站地址:【新.书.网】 https://www.xinbook.org/全网最快VIP章节免费阅读!

    跑商队的, 还是走西边那条路的押镖人,叶嘉心思顿时就活络起来。正好那大汉听见屋外说话声出来瞧瞧,见家中来人就打了声招呼。叶嘉状似随口说般地问起大汉都跑得哪家商队, 走得什么镖。

    老太太家姓王, 是王家村村长的族人。说来王家在村子里算大姓, 两百多户人口里有一半是姓王的。且沾亲带故, 往上数五代是同一支。王老太的儿子叫王奎,也才二十五六。看似粗犷实则口严得很。只说是李北镇当地的商行,说到这商行他还瞥了一眼叶嘉,模样有些怪异。

    当地哪有什么别家商行?整个李北镇就一家有商行且养伙计走镖的, 那便是程家。

    要说起程家, 指不定叶嘉比他更熟。

    叶嘉:“……”

    发现他表情有异, 叶嘉也立即转过弯来。不过倒也没觉得尴尬,毕竟跟程小二爷有私的是原主。她阴差阳错地占了原主的身,其实只见过传闻中的程二爷一回。对于程家是做什么的, 她只知这家是镇上有名的大户,家中男儿个个本事,养了一批能打能跑的强悍押镖人。

    扯了扯嘴角,叶嘉把东西给了王老太便准备回去。却被王老太拉住了手:“嘉娘莫急,你且等等。”

    老太去屋里拿了一包东西递给叶嘉,笑眯眯的:“回去给孩子甜甜嘴。”

    王老太给了一包榛子糖。

    叶嘉拿回去, 蕤姐儿很高兴。小人儿围着她不停地说婶娘好。她暂时也不会说别的好话, 但奶声奶气的夸逗得叶嘉一直笑。叶嘉心里琢磨着事儿,坐下来才发现周憬琛不在。

    “他说有事出去一趟。”余氏已经将灶台收拾干净, 正拿把刀去后院割韭菜, “天黑才回。”

    叶嘉点点头, 去屋里换身衣裳再出来跟她一起弄。不过刚进屋, 发现床上多了张薄被。叶嘉想着这两日她都是一人裹着被子睡,周憬琛估计连被角都搭不上,不由有点心虚。

    转念一想,也没什么,四月里也不算太冷。穿得厚点冻不死。东屋是有个四四方方的柜子的,余氏特意找人打的,用来给她装衣裳。结果一打开,里头塞了床褥子。叶嘉看了下,还是新的。不知什么时候抱进来的,明明昨儿还没有。

    出来的时候,她本想问余氏。就见余氏已经割了一大捆韭菜到前院来挑拣,忙活起来。

    ……罢了,多了床被褥而已,也不是什么事。

    “娘你换个大点的木盆,这个盆太小不好弄。”叶嘉挽起袖子过来帮忙。

    婆媳在院子里忙呢,院子外头传来人说话的声音。抬头看,一群黑壮的汉子大步从院子门前经过往东边去。东边儿是王家村的村长家。说来,里正也是住王家村,是王家的人。瞧那些汉子急匆匆的模样,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儿。叶嘉有点好奇,嘴里就嘀咕出来。

    余氏拿袖子蹭了蹭脸上的水,不以为意:“应该是上头又有什么吩咐下来。每年春耕的时候都会有些事儿,劝农劝耕的,纳税徭役的。”

    古时候是有里正的,是一种基层的官职。以四户为邻,五邻为保,百户为里,五里为乡,每里置里正一人。负责调查户口,课置农桑,检查非法,催纳赋税。每年三四月份劝农劝耕。不过李北镇不是农桑大镇,自打被驻地营那边划拉过去,里正听驻地校尉的吩咐行事更多。

    “左右咱家没田没地,都是孤儿寡母,这些事跟咱们关系不大,别担心。”余氏挑拣好韭菜放到清水里,先洗两下,等会儿再过水冲洗。

    话这么说没错,但叶嘉上辈子工作的缘故,紧跟实事惯了多少有点在意。说句夸张的话,信息就是钱就是命,消息闭塞有时候是真的会要命。

    左想右想,她还是擦了擦手站起来:“娘,你先在家忙。我去瞧瞧,若不是什么大事我就回来。”

    余氏看她这般有些莫名,叶嘉性子惯来如此,主意大,心中有章程,不大听人劝。不过余氏也有自知之明。知晓自己不是那等机敏凌厉的人,年轻时候被家中男人护得太好,没吃过苦想法也简单。许多事不懂就听懂的人,此时听叶嘉说要去看也没拦着:“去吧去吧,这些我一个人也能弄好。”

    叶嘉也没换衣裳,点点头就这么过去了。

    到了东边果然见一群人聚在村长家,院里院外都沾满了人,大多数是村子里的男人。里正也在,跟村长几个人就坐在院子里说话,老远一瞧都愁云惨淡的。

    叶嘉走过去,听见里正正在跟村长说事。说的是今年驻地募兵要二十个人头。要得急,月底就得定下来。

    村长蹲在门槛上,老脸上沟壑纵横,“按理说不是该三年一次,去年就要过一次,四十个人要走了。今年又要二十个,上头人当咱们养孩子是养猪啊,哪个村子能有那么多年青壮劳力?何况去岁死了的男丁连骨灰都还没送回来,咱村子多少孤儿寡母?是真出不起人了。”

    里正哪里不晓得,可锄头能硬的过刀麽?他夹在驻地营跟村民们之间做事,当真是没办法。都要吃饭,都要生存,上头人逼他,他只能逼下面的人。想着有些话说不方便,里正好说歹说的让村长进屋再说。

    村长被他连拖带拽的,只能叫大家伙儿先回去。

    大家伙儿哪里愿意走?都聚集在村长家院子外头说着话。征兵是大事,上战场是要命的。有那去岁出过人头的今年自然不愿再出,家中孤儿寡母的舍不得唯一的男丁去送死。关系到家家户户的生计和人命,就是再软糯的性子也要争上一争。村长没办法,叉着腰让他们明儿再来。

    而后就被人拉扯回屋里,关上了门。

    叶嘉眉头皱起来,听着四周村民们嘀咕,倒是忘了古时候是有抓壮丁一说的。旧时候人口少,兵源不足,朝廷打仗要人,募兵又经常募不到。便会靠一些强制手段去抓人当兵。李北镇地处西陲边缘又是临近驻兵点,遇上战事吃紧时是经常缺人的。

    但每朝每代募兵总归是有个制度的吧?叶嘉不清楚当朝征兵制度,没听说过有哪朝年年募兵。

    心中奇怪,叶嘉回到家时余氏已经把韭菜都洗好切好了。抬头见她神色凝重还有些诧异。等听叶嘉说完整件事,余氏沉默了。

    婆媳俩坐在屋里都没说话,蕤姐儿看看祖母又看看婶娘,被这沉默的气氛吓得也不敢出声。

    许久,余氏才干巴巴地笑笑,不知宽慰自己还是宽慰叶嘉道:“这事儿应该轮不上咱家。允安是流人,身份特殊,在西场那边是有名册登记的。这边募兵怎么都募不到允安头上……”

    可话说到这,自己也说不下去。天高皇帝远的,这等小地方谁还认得他们是谁?任他们曾经身份尊贵,如今也不过流放之人。谋反的罪名定下来,他们就是最下等的人。周憬琛当初在西场折腾的去了半条命才被人抬回来,如今又有谁能保证?

    “罢了,且看明日村长怎么说。”叶嘉拍拍裙子站起来,“娘韭菜都在这了?我去揉面吧。”

    晚间也没做新鲜吃食了,就中午的那一大锅羊肉抓饭还剩不少。晚上热了热再吃也还挺香的。余氏心里头有事儿,晚上没吃多少。

    叶嘉照常吃了一碗,正准备收拾时周憬琛披着夜色从屋外进来。

    他不是一个人回来,身后跟着两个青年男子。其中一个叶嘉认得,孙老汉的小儿子孙玉山。还有一个黑瘦的长脸男子。男子穿得寒酸,但瞧着打扮是个读书人。见到叶嘉还客气地鞠了一礼,称她为嫂夫人。孙玉山颇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后脑勺也跟着唤了一声老板娘。

    叶嘉眨了眨眼睛,疑惑地看向周憬琛。

    周憬琛好脾气地笑笑:“嘉娘,我们才从外头回来,还未用饭。家中可还有饭?”

    有自然是有的。但只够一个人吃。叶嘉瞥了眼孙玉山和长脸男子,去后厨做了一大锅汤面。正好炖的羊肉山药汤还剩不少,叶嘉还给炒了鸡蛋韭菜做浇头。

    余氏从下午叶嘉回来就憋着话,此时看有外人在又不方便说。就跟叶嘉一块去了后厨。面揉好了得包,余氏帮忙搭把手,两人就在后厨包韭菜鸡蛋饼。她今日揉的还是三百多个饼的分量,两人忙到面团做完夜色已经沉了。叶嘉将饼装到篓子里去洗手。

    回到堂屋时,孙玉山和那个长脸男子已经走了。周憬琛正坐在灯下洗漱,一面擦了脸一面扭头看过来。

    “怎么了?怎地都这幅脸色?”

    蕤姐儿早已被哄睡了,余氏于是将叶嘉听来的事儿说了。

    募兵已成事实,周憬琛是青壮年劳力。真要拿不出人,十之八.九会摊到他头上。叶嘉坐在一边没说话,等着看他怎么说。谁知周憬琛听完这话只点点头,神色疏淡的仿佛不是一件事。他有条不紊地把桌上的碗筷收拾了,转头看两人还看着他,只能开口:“这事儿我早有听说,并不算什么事。”

    “怎么就不算事儿?”余氏想说你已经不是景王世子,可想着叶嘉还在便把话又咽下去,“这干系大了。若是别家不愿出人呢?是不是要摊到你头上?”

    王家村总共才两百五十户人,虽说村里人口不少,但这村子姓王。

    “咱家就剩你一个独苗。若是这个人头落到你头上,你是去还是不去?村子里外姓人不多,咱们家来的时日最短。论起交情,还真没有。”说到这,余氏倒是有些后悔自己不擅交际了。若是能跟村长走得近些,指不定还能说说情,“你要是被点出去,再出个什么事,叫娘跟嘉娘蕤姐儿可怎么办?”

    说着说着她便有些激动,一张脸绷着,倒像是这人头已经摊到周家头上。

    “儿子先前在西场,家里母亲照顾的也不错。”

    “瞧你说的什么话!那是没办法,如今这不是日子渐渐都好了。娘给你娶了妻,嘉娘又能干,咱家眼看着就要过得好起来。又来这些污糟事儿!”

    余氏气急了又狠狠打了周憬琛一巴掌,顾不得叶嘉还在:“都是你犟,成日里不晓得心里在琢磨什么。你看看跟嘉娘都三个月了,连个孩子的影儿都没有!你这个不孝子,就是存心要绝周家的后啊!你都十九了,旁人有那娶妻早的,孩子都有好几个……”

    “……”这事儿怎么拐了个弯到绝后上?

    叶嘉在一边听着听着就尴尬了,僵硬得坐着一言不发。

    周憬琛任由她打了几巴掌出气,却没有接这个话。瞥了眼恨不得缩成一团的叶嘉,他耐心地等余氏收了手才说这事儿他自有章程,让余氏不必担心。

    说完,连着好哄才把余氏给哄好。

    余氏知晓他心思深沉,当初景王没把世子之位定给长子反而选三子盖是由此。但三子的成算不小胆子也与常人不同,做事也不是常人能容忍的,她实在是怕。还是那句话,今时不同往日,他们也没有那么多护卫不怕死地为了他们挡在前头。

    想着,余氏不免回头朝叶嘉招了招手,把她给叫过来。

    叶嘉隐约意识到这个氛围有点不对,犹豫地站起来,刚走过来就被余氏给握住了手。

    余氏一手抓着周憬琛,将叶嘉的手硬塞到他的手心,眼神警告周憬琛:“你们若是能早点有孩子,我也不这么害怕了。家中就这么点人,蕤姐儿还人事不知的年岁。娘没本事,能不能把蕤姐儿养大都另说,还得靠你们。允安啊,你若当真想安娘的心,今夜你俩就把房给圆了。”

    叶嘉:“!!!”

    握着的手一瞬间紧绷,没想到余氏直接把这事儿给点破。叶嘉头皮发麻:“明早还得上镇子上摆摊儿,再说天都这么晚了。没几个时辰就要天亮。娘你还是别操这心了,早点去歇息。”

    “摆摊儿那事不急,实在不行明早娘去摆摊儿也行。”

    余氏难得强硬,用长辈的身份压着两人,“娘是家中长辈,听我的。嘉娘,那饼子我看你做了那么多次,看也该看会了。反倒是你们俩,成亲三个半月了还不圆房,太不合规矩。”

    叶嘉:“……”

    倒是周憬琛一言不发,神情平淡像个看不出深浅的玉雕像。

    余氏看他这死德行就气狠了。不见棺材不掉泪!她拍拍叶嘉的手背,松了手。

    不顾那点刻在骨子里的文雅,转头去东屋搜罗出多一张被褥给收了。别以为她不知这小子中午抱一床褥子进去。当初是不想逼太急,也是想给儿子留面子才睁只眼闭只眼。既然好说歹说劝不动,要么就熬着,要么就睡地上!

    叶嘉看到余氏抱着那床新被褥,倒是想起下午在柜子里看到的那床。抬头瞥了眼周憬琛,他眼神微闪,抬手捏了捏眉心,十足无奈:“娘,实话与你说。这次募兵,我必然是要去的。”

    抱着被子的余氏脚步一滞,转头震惊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这次驻地募兵并非是战事吃紧。近几年来西防稳固,并无战事。唯一叫李北镇和驻地头疼的,是通往西域的商路上猖獗的马匪。近几年冒出了一伙十分厉害的马匪,已聚集了有百余人,时常劫道。伤了驻地几个军官的财路,这才有募兵剿匪一说。”

    其实这话说的含糊,但具体如何周憬琛不愿说得太明白。

    母亲在之中纠缠,不说也不行。若她什么都不知道,确实叫他行事太受阻碍。

    周憬琛看了眼叶嘉,想着这事儿也不能瞒着她。毕竟叶嘉是他的妻,他干脆把话也说给她听,“嘉娘,你在嫁过来前便知周家是犯人之后。犯的何罪,我不便多说,但能告诉你是祸及三代。我周家人不能几代顶着罪人名头立世,自然得谋出路洗清罪名。何况,有些事并非避开便能避免。”

    周憬琛说这话眼睛都是看着余氏,他在说什么,余氏心里清楚。

    “募兵的事并非难事,驻地就在临镇,驴车走半日就到了。”周憬琛话点到为止,“家中该如何还如何,母亲与嘉娘也不必过于烦忧。”

    他把话说明了,叶嘉这颗心就放下了。

    说实话,当兵也不一定就会死。西北这边好多军官都是靠军功爬上去的,虽然爬不上太高的军职,但也算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当然,叶嘉知道战争很残酷,死残的人多,毕竟一将功成万骨枯。但周憬琛作为活到最后的大反派应该没那么容易死。

    这么一想,她从余氏的怀里又把被褥给抱回来。

    “娘,你先去睡吧。”叶嘉抱着被子回屋,“明早儿还得早起摆摊儿,天不早了。”

    不管怎样,她努力赚钱是没错的。

    因着话说开了,叶嘉也算清楚周憬琛在想什么。他想沉冤昭雪,想洗清罪名。不愿他的孩子顶着罪人之后的名头降生。也就是说,至少四五年内他是没打算有孩子的。叶嘉相信他的定力,这点自制力没有那就不是周憬琛了,不过至少得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余氏已经睡下了,两人如今面对面坐在桌边,四周寂静无声。

    许久,叶嘉开门见山:“你私心里是不认这门婚事的?”

    她这话一出口,周憬琛眸色闪了闪。他摇了摇头,嗓音沉静地道:“并非,嘉娘你母亲亲自聘进门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并无我认与不认这门婚事的说法。”

    “什么意思?”叶嘉眉头皱起来。

    “这主要在你。”周憬琛目光克制地落在桌面上,没去看叶嘉的脸,“你我大礼未成,尚有退路。周家家境如何,你心中清楚。将来是否会有诸多麻烦,我不能保证。你我一日大礼未成,你便一日尚有退路。将来你厌弃了周家想走,我也能叫你清清白白的全身而退。”

    叶嘉心里一动,倏地抬头看向他。周憬琛双目坦荡,意思也明明白白。

    说句实在的,女子名声重要,在燕京或高门大户兴许管的森严。在这民风开放的西北边陲却没那么严重,寡妇另嫁都不少。叶嘉这般貌美还年轻的,会不会陪着他耗说不准。但他不同。他若是动了叶嘉,叶嘉就只能是他的人,就只能陪着他走到底。

    周憬琛垂下眼帘,藏住眼底的锋芒,他绝不会让自己的妻子另嫁。

    叶嘉可没想好趟他一家子的浑水,她现在是走一步看一步。她皱着眉头琢磨半天,大致听懂了他的意思。就是他在给她退路,他不动她是在给她留选择?

    好嘛,好家伙,叶嘉砸了咂嘴。

    “此事不急,你稍后再想也罢。”周憬琛敛起了眼中的神色,转身抱起叶嘉抱回来的褥子准备往地上铺,“天不早了,歇息吧。”

    他一动,被叶嘉拽住了袖子。周憬琛扭过头:“?”

    “我要睡新的。”叶嘉确实没想好要不要陪他走到底,但她想好了今晚肯定是不睡旧被子。

    叶嘉站起来,把床上的被子扯下来,还很好心地替他铺好。然后拿走他怀里的新被子麻利地铺上床。提起水桶出去洗漱,在周憬琛眼睁睁下洗漱完抱着新被子滚了进去:“我要睡新的。”

    说完,闭上眼睛就睡了。

    周憬琛:“……”

    心里诸多的想法,被她一番举动给噎得说不出来。

    小等片刻,他拎着水桶出去洗漱。再回来,床上的人已经睡熟了。躺在硬邦邦的地上,周憬琛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这叶氏的心是不是有些太宽了,睡得这样快?

    黑甜一觉到翌日,天没亮叶嘉就起身。走下榻的时候不小心踩到地上睁眼到半夜的人。周憬琛一个激灵睁开眼,对上叶嘉瞪得老圆的眼睛。

    四目相对,叶嘉默默收回了腿:“对不住,忘了地上还躺着一个人。黑灯瞎火的,你没事吧。”

    周憬琛:“……没事。”

    叶嘉‘哦’了一声,快速地穿好衣服出去洗漱。

    捂着小腹坐起身,周憬琛第一个想法竟然是庆幸她那脚没踩偏。再偏下哪怕半掌,母亲就可以打消叫他传宗接代的念想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