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书网 > 靠美貌通关无限世界 > 第28章 被献给魔鬼的妻子

    记住本站地址:【新.书.网】 https://www.xinbook.org/全网最快VIP章节免费阅读!

    黑色锁链被轻轻拨动, 在美人脚踝上晃啊晃,或许是金属太凉,白皙的皮肤溢出嫩粉,像是雪中妖冶的花瓣, 透出无边靡丽。

    一只修长的手指骨微曲, 爱不释手的攥着细瘦脚踝, 在烛光下认真欣赏。

    寂静深夜里, 无声地绽放着某种欲.望。

    不知过了多久,柳漆迷迷糊糊的醒来,视野一片清晰, 天色已经大亮了。

    嗯?

    他连忙起身, 手脚有点沉, 好像被什么冷硬的东西束缚住了。

    柳漆抬起手腕, 发现袖口被一丝不苟的挽起半截,上面系着一根漆黑的金属锁链,随着他的动作传来叮叮当当的悦耳金属碰撞声,尽头连到床头的铁架上。

    不仅是手, 脚腕也被细链扣在的床尾, 锁着他的铁链很精致漂亮, 但是不够长,只能让柳漆呆在床上, 根本无法下地。

    柳漆满脸错愕。

    柏见礼居然真的把他锁住了。

    他是疯子吗?

    他下意识抬头,卧室里没有人,卫生间的门开着,里面似乎也没有人。

    “柏见礼?”柳漆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没人回答。

    柳漆懵了, 现在他该怎么办?

    白天显然会死很多人, 也一定会有线索,总不能一整天真的被困在这里啊。

    柳漆低头试着拽开,然而这锁链只是看着细,实际上非常结实,他怎么也弄不开,也没法去拿工具。

    他试着用旁边的铁架去磨,刺耳的金属摩擦声让他脸蛋忍不住皱起来,正咬牙吱吱嘎嘎磨着,外面忽然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敲锣声。

    这声音在木质古楼中不断回荡,无比清晰的传到每个人耳朵里。

    随之而来是古楼内此起彼伏的惊呼,急促的脚步声不断从各个方向狂奔而去。

    有人按捺不住,开始动手杀人了。

    柳漆心中先是一凛,随后听到大家飞快的脚步声又觉得有点安心。

    这么快就赶过去救人,敲锣的人应该已经被及时救下来了吧。

    柳漆很在意这个,紧张的抿唇仔细听着。

    就在这时,急促的敲门声忽然响起。

    有人在外面疯狂拍房门,力道超级大几乎像是砸门。

    “救、救命!”

    嗯?柳漆惊了,被杀的人是跑这来了吗?他下意识想冲过去救人,可被锁住完全没办法动弹。

    他急得不行,就在他要说话时,外面忽然咚地一声巨响,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猛地砸在门上,敲门声瞬间停了。

    一股鲜血顺着门缝流了进来,随后是钝刀入肉的声音,一下一下割得让人头皮发麻。

    如此突然的事情让柳漆直接傻了。

    发、发生了什么!

    外面依旧混乱无比,远方还偶尔夹杂着几声尖叫,柳漆难以置信那么多人,就这么任由这个人在他门前被砍死了。

    他惊恐的想喊人,嗓子里却丝毫发不出声,只能剧烈的喘息着,睁大眼睛无声颤抖。

    如果他刚才出去开门,是不是也会被杀?

    剁肉的声音一直在持续,一下一下有时还会砍到骨头,隔着薄薄的大门无比渗人。

    死亡的危险近在眼前,柳漆心脏剧烈跳动,完全无法冷静下来。

    他们究竟在做什么啊!有人在大堂杀人为什么没人管?

    “屋里没人了吧?”沙哑的陌生男声忽然在门口响起。

    “应该没了,柳漆应该不在。”

    “靠,真想冲进去好好摸两把,真没在屋吗?”

    “你疯了!敢去弄他不要命了吗?”

    “怎么不敢!就那小模样小身段,亲一口让我死了都值!”

    两人惊悚的对话毫无阻隔的传过来,门又被粗鲁的狠撞几下,随后轻轻晃动。

    粗重的呼吸声透过门板传来。

    就好像有人趴在门上,充满血丝的贪婪眼睛正顺着门缝往里瞧。

    无形的恐怖视线几乎让人晕厥过去。

    柳漆死死捂着嘴,哭得满脸通红,浑身都没了力气,惊恐的缩在被褥中一动都不敢动。

    不要,千万别看到他。

    求求了。

    时间好像过得无比缓慢,柳漆屏住呼吸,又怕自己心脏跳的太快,让外面的人听到。

    心中不知道祈祷了多久,终于听到两人远去的脚步声。

    很快,此起彼伏的敲锣声骤响,伴随着凄厉的尖叫,此刻不知道有多少地方同时在杀人。

    柏家彻底大乱了。

    柳漆无助的缩在床上,听着外面一声又一声的惨叫,细白的身体不断抽噎着,却一声都不敢发出。

    柏见礼究竟想做什么?他去哪了?是去杀魔鬼了吗?

    那他为什么把他锁在这。

    柳漆越想越害怕,脑袋乱哄哄的,全都是自己被人冲进来杀死的可怕场景。

    脆弱的神经不断被绷紧,柳漆就像一只被惊吓过度的兔子,难受的窝在被子里不断喘息,几乎要晕过去了。

    外面一会暗一会亮的,现在不会已经是第十天了吧……

    时间异变,唯独房间外的惨叫声还在继续,柳漆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才能活下去,只能龟缩在柏见礼给他铸造的牢笼中。

    这里反而暂时成了最安全的地方。

    可这份安全不知道会持续多久,他根本不知道柏见礼想做什么,只能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审判。

    就在他神经几乎紧绷到极致时,头上的被褥忽然被人掀开。

    柳漆吓得几乎要叫出声,可等他看清了来人的脸,情绪再也收不住了。

    他哭得直咳嗽,眼睛和鼻尖都红红的,脆弱的身体被男人紧紧揽入怀中。

    魔鬼无措的抱着他,俊美的脸上满是心疼:“没事了,有我在他们不会伤害你。”

    听到这句保证,即便是来自不可信的魔鬼,柳漆紧绷的神经也骤然一松。

    他真的太害怕了,是谁都好,只要能将他救出去就好。

    他啜泣着点头,许久才慢慢平静了一点,哑着声音问:“你来做什么?”

    魔鬼像是想到了什么让人害羞的画面,冷峻的脸难得有点不好意思。

    “来杀你。”

    柳漆愣了下,眼泪流的更凶了。

    今天非死不可了吗?

    他害怕到脸色苍白,然而魔鬼显然非常急着想杀,尤其是看到他手脚上的铁链更兴奋了,恨不得现在就扑到床上亲死他。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柳漆惊惧的看着急吼吼想解他衣服的魔鬼,胸膛剧烈起伏着。

    “你、你一来就做这个吗?”

    魔鬼愣了下:“嗯?”

    柳漆气得发抖,纤细的指尖指了指自己身上的链子,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不解开吗?”

    魔鬼早就看到链子了。

    其实他想说链子很好看,跟柳漆漂亮的手腕很相配,戴着也很好。

    可看着他气呼呼的脸,魔鬼额角跳了下,几乎本能的低声哄着:“抱歉,我现在就解。”

    瘦削的指腹只是在链子上摩挲了一下,链子就在他可惜的目光中断了。

    正要抬头,就听到柳漆小声问:“你好几天都没来找我,是不是早就腻了?”

    他嗓音有点颤抖,可怜兮兮的,像只被无端抛弃的小猫。

    “怎么可能!”魔鬼连忙将没有安全感的爱人拥入怀中,嗓音沉沉地。

    “只是最近沉睡的时间越来越多,其实我每次一醒来就找你了。”

    难怪魔鬼总是不出现。

    柳漆心中害怕又惊讶,脸上却委委屈屈的:“什么嘛是不是借口啊,我看你根本就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明明没有固定的时间。”

    被他这样质问,魔鬼好脾气的耐心解释:“现在确实没有固定时间,不过很快就不会这样了。”

    他声音很认真也很肯定,像是和爱人保证一定会回家的青年:“再过几天我们就会永远在一起了,请再给我一点时间。”

    柳漆抿了抿唇,一把推开他:“既然再过几天才能在一起,那就不要这么早杀我。”

    “你不会想让我死后自己待几天吧。”

    柳漆满脸失望的看着他,说出了每次见面都要说的话:“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一连串的质问让魔鬼眉心狠跳,几乎是低声下气的哄着:“抱歉是我考虑不周,本来想跟你一起沉睡的,现在想来的确不好,我下次来找你行吗?”

    然而柳漆不依不饶,漂亮的眉头紧蹙着,看起来心情很不好:“下次?你就知道糊弄我,就没有具体时间吗?”

    “明天,我会让时间加速,明天就行。”

    又、又加速?

    柳漆顿时后悔这么逼魔鬼了,正想劝他不要这样,就听魔鬼再次开口。

    这次他声音很严肃:“亲爱的,只是得麻烦你早起了,明天凌晨三点,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一定不要回这个家伙的房间,我会来找你。”

    重要信息出现了。

    柳漆心脏骤然加快,本能的感觉自己能否活过这个副本,就取决于明天凌晨三点。

    不能待在柏见礼房间吗?

    他心跳如擂,紧张的点头。

    见他难得乖乖的模样,魔鬼将怀中少年抱紧,明明看起来那么瘦,抱起来却软乎乎的。

    他很享受这样的温情时刻,埋头去他颈侧一点一点嗅着。

    柳漆却不老实了,探头探脑的往外瞧,满脸好奇:“外面刚才好吓人,现在怎么没有声音了?”

    “没什么,一群虫子自相残杀,现在结束了。”

    他说这话时语气很凉薄,没有任何的俯视或者仇视,而是真真正正的无视着,仿佛真的只是在说一群虫子。

    柳漆听得心惊:“结束了我能去看看吗?”

    见魔鬼皱眉,柳漆满脸震惊的质问:“我只是随口问问罢了,难道你真的不同意?你这是要关着我吗?”

    “……没,”魔鬼连忙俯身去给他穿鞋。

    柳漆还光着脚,珍珠般的圆润脚趾很怕痒,和他本人一样娇气,一碰就微微蜷缩,好看的不像话。

    魔鬼不自觉多摸了几下,就听到柳漆怕痒的惊呼。

    见他还要开口,魔鬼立马给他变出袜子和鞋,一气呵成的将人抱到门口,还贴心的给他拉开了门。

    柳漆即将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一门之隔,外面宛如人间炼狱。

    整个大堂好像被血洗过,七零八落的沉着尸体,血泊中还不时有人在抽动。

    尸体在这里,那些活人呢?

    柳漆下意识后退一步,也是奇怪,魔鬼明知道柳漆怕看到血腥,却没有阻止他看这些,反而陪着他一起看。

    片刻,魔鬼拾起柳漆细白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一吻。

    他撩起眼皮看他,绯红眼瞳惑人。

    “亲爱的,明天见。”

    说完这句话,他便消失不见。

    视野里很快只有柳漆自己一个活人了。

    柳漆对魔鬼的情绪很复杂,明明他是最大的威胁因素,可当他真的离开,要独自面对这样的地方却有点害怕。

    沉默片刻,他终于鼓起勇气踏出门槛,却一眼看到了二楼走廊上的柏见礼。

    此刻柏见礼正背对着他站着,一身白色长袍干干净净,袖口绣着淡金色符文,在尸山血海中像是悲天悯人的神?。

    可柳漆知道,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

    心中害怕的不行,可他还要装作依赖的模样,蹭蹭蹭的跑过去找他。

    柏见礼见到柳漆出来明显一愣,先是错愕的上下扫了一遍,确认他没受伤,随后问:“魔鬼放你出来的?”

    “……对。”

    柏见礼只是点头,看起来没有生气,抬手理了理柳漆翘起的发梢。

    “今晚我有很重要的事,可能没办法陪你了,凌晨三点不要出门,乖乖在房间等我,会有好事情。”

    柳漆如坠冰窟。

    凌晨三点,不要出门吗?

    和魔鬼说的完全相反。

    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腔,柳漆面色发白,呼吸都要停滞了。

    谁说的才是真的?

    究竟是听魔鬼的话凌晨三点出门,还是听柏见礼的,凌晨乖乖在房间里,等待着他的惊喜?

    柳漆几乎要尖叫出声。

    明明两个人都那么不可信,可柳漆不得不二选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