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书网 > 给四个大佬攻互拉CP后我翻车了 > 第24章 chapter 24

    记住本站地址:【新.书.网】 https://www.xinbook.org/全网最快VIP章节免费阅读!

    商洲以前看过一些吸血鬼小说, 当时觉得很带感。

    但真当自己遇上这种高能场面,分分钟都想跑路。

    吸血的生物果然可怕,连?风眠这种温柔绅士, 都能轻易被一对獠牙带跑偏。

    商洲半跪在地毯上, 看着?风眠仍旧在神情迷醉的‘回味’自己的眼泪, 提高声音羞怒道:“学长!”

    他是真的有些恼, 平时脾气那么好的人,此刻脸色都涨的有些发红。

    显然是气的不轻。

    ?风眠见状脱缰的理智一点点回笼,这才惊觉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冒犯对方的事情。

    他把商洲喊来,是想有个心理依靠, 而不是要欺负人家的。

    “我……”

    眼看商洲还半跪在地上, ?风眠赶忙弯腰把人搀扶起来, 那张向来挂着温柔笑意的脸上罕见浮现出些许窘迫。

    他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温声道歉:“抱歉,可能是这对獠牙, 让我有些无法控制自己。”

    商洲当然知道是那对獠牙的问题。

    要不然他也不至于会忍耐到现在。

    见?风眠似乎恢复了一些理智,他松了口气,摇头说道:“学长,我感觉你的情绪还是有些不对,要不今天暂时在家里休息。至于这獠牙的问题,等你睡醒后, 我们再来想办法解决。”

    睡一觉看似是无用的, 但至少等睡醒后,学长能恢复平日里的镇定。

    要不然再这么搞下去, 怕是真的要出事儿。

    “好。”

    估计是心里有愧疚, 这次?风眠答应的很痛快。

    商洲陪着他去卧室, 然后看着他脱掉西装外套, 躺进柔软的大床上。

    他的模样很温润俊朗,周身都带着矜贵的气质,此刻安静躺在真丝绸缎床上,和那些小说里描写的吸血鬼公爵挺像的。

    高贵,优雅,令人着迷。

    系统终究是没忍住,小声尖叫:【呜呜呜呜真的好迷人。】

    但碍于刚才给宿主出了馊主意,直接帮了倒忙,它现在不敢太过分跳脱。

    怕宿主一气之下又把它屏蔽掉。

    和伏铖那间破败的小卧室天差地别,?家别墅里的主卧奢华、宽阔,整个卧室270度采光,房间里照映的十分明亮。

    但?风眠在被光线照射到的时候,下意识蹙起眉头,那张俊朗温柔的脸竟然也跟着隐隐发白。

    显然,这对獠牙不仅有影响到他的情绪,还让他像是吸血鬼那样,有些畏光。

    商洲见状,在床头位置找到中控装置,按下闭窗指令。

    窗帘自动缓缓降下,卧室里陷入黑暗。

    “希望我一觉睡醒,不会彻底变成吸血鬼。”

    ?风眠显然也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异常,一双湿润温和的眼睛里浮现出些许不安,他看着商洲无奈道:“这种状态其实多少有些令人害怕,因为我很少有这么……无法自控的时候。”

    这点商洲很懂。

    相比于伏铖的慌乱,?风眠表现的其实已经非常镇定了。

    “不会的,学长,你相信我。”商洲替他盖好被子,认真说道:“只要你现在闭上眼睛安心睡觉,一切都会好起来,你肯定不会变成吸血鬼的。”

    明明只是一句普通的安慰人的话,但?风眠心里的那些不安,还是被稍稍抚平了些。

    还有一点?风眠没说,其实他现在不想让商洲离开。

    可刚才自己对小学弟做了那种事情,怕是有点吓到对方,现在再开口让学弟留下,已经不太合适。

    而且小学弟看起来还有事情要处理。

    他先前看到了,那通微信语音电话是江白打来的。

    先是伏铖,后是江白,看来小学弟很受人欢迎啊。

    ?风眠安静盯着商洲片刻,然后笑的眼角都眯起来:“好。”

    天,总算是搞定了。

    商洲在心里松了口气,看着?风眠闭眼睡觉以后,悄悄退了出去。

    卧室里顿时陷入安静。

    闭上眼睛睡觉的?风眠微微张开嘴,舌尖抵在唇角位置抿了抿,只觉得浑身的毛孔都被愉悦到。

    唔,怎么办,他还是觉得学弟的泪水好甜。

    连泪水都这么甜,别的地方岂不是会更甜。

    嘴角挂着愉悦温柔的笑容,?风眠就这样平躺在床上,安静睡去。

    商洲则是从卧室里出去,到客厅捡回自己的手机,不出他所料,江白那边已经快要急疯了。

    江白:[定位地址]你能来这里一趟吗求求了,急!我长了一对猫耳朵!

    江白:[语音电话已取消]

    江白:你怎么不接电话,我认真的,我没骗你!我早上说的那个长猫耳朵的朋友就是我自己!我跟你说这个事儿太邪乎了,这耳朵跟真的没什么两样,还会动,牛逼吧。

    江白:我刚才百度了一下,上面说我是脑部囊肿硬化恶变成猫耳的形状,没几个月可活了,辣鸡百度搞得我现在好慌。

    江白:你说我会不会是个猫精啊?但不是说好了建/国以后不能成精的吗?而且猫精什么的听起来一点都不酷,也没啥战斗力,随便来个道士就能把我给收了。

    江白:你回我一句吧行不行,我跟你保证,就算我是个猫精我也不会吃人的。我这会儿不饿,但在这器材间待久了特别闷,有点渴,你来的时候帮我带杯奶茶。哦对了,再带点小鱼干吧,我还是怀疑我可能是个猫精。我给你转账,剩下的钱你想吃什么自己看着买。

    江白:[转账9999]

    江白:[转账9999]

    江白:[转账9999]

    “……”

    商洲也就十分钟没回微信,这弟弟已经絮絮叨叨了一大堆,还给他转了三个9999。

    但不管怎样,看这些消息,说明江白目前问题不大。

    而且不愧是粘人傲娇的傻白甜弟弟,这也太实诚了,估计是害怕商洲不肯过去,于是开始疯狂转钱。

    就在商洲看微信消息的短短一分钟。

    江白:[转账9999]

    天呢,又转进来一笔。

    说实话,今天早上从睁眼到现在,商洲就一直提着口气没缓下来过,接连处理伏铖、?风眠两人的事情,真的有些累。

    这会儿到了江白这里,整个人绷着的那根弦都松懈不少,单是看江白发的那些消息,他都忍不住想笑。

    更何况这弟弟还非常豪气的接连转账,让商洲有种拿钱给金主老板消灾办事的感觉。

    拿钱办事,怎么会觉得累呢?

    果然,我们家小江白才是最让妈妈省心的!妈妈到时候一定好好撮合你跟柏衍哥哥,让柏衍哥哥好好疼你呜呜呜!

    【……】

    系统在心里疯狂拒绝。

    年下傲娇粘人弟弟难道不香吗,为什么要拱手让人。

    优质1本来就是稀缺物种,你还要让他们内部消化。

    达咩!

    商洲则是朝着?家别墅外走去,同时给江白发消息:抱歉抱歉,刚忙完,我半个小时后到!

    江白那边立刻显示‘正在输入中……’,但过了会儿,却只回复了一个字。

    江白:哦。

    看来因为刚才被挂电话,多少还是有些生气的。

    没事,过去哄哄就行。

    商洲把手机收起来,到别墅外面的时候,管家已经在林肯车前等候着,用恭敬的语气说道:“这边打不到车,您去哪里,我让司机送您过去。”

    啊这。

    头发斑白的老人对自己这么恭敬,让商洲觉得有些局促,慌忙道:“谢谢,您不必这么客气的。对了,您需要在家里多备一些口罩,以后?学长出门会用到。还有就是,家里最好不要再出现和生血相关的食物。”

    以免刺激到?风眠。

    林管家闻言脸色郑重不少:“谢谢您提醒。”

    看来,?风眠身上发生的诡异事件,这位老管家可能已经有所猜测。

    但这种事情并不是商洲要去考虑的,他坐上?家的林肯车,按照江白发来的地址,赶去城南的一个地下仓库。

    而此刻在地下仓库器材室里的江白,已经等得快要自闭了。

    乐队里的兄弟还说要跟他一起参加选秀呢,可他现在这幅鬼样子,还怎么敢去参加选秀,万一到时候被抓去实验室里切片怎么办。

    而且还有个羞/耻的原因,江白在学校,在乐队兄弟面前的形象人设都是‘酷’、‘帅’‘有个性’。

    他在学校那么多粉丝,平时偶像包袱挺重。

    发型啊,衣服穿搭啊都是有精心设计过,所以才会有‘帅逼校草江白’这种称号。

    比如商洲先前的朋友圈签名是‘江白的小娇妻洲洲’,在泷泽高中,江白有很多‘小娇妻’。

    但现在头上顶着一对可爱的猫耳朵,他这个酷帅人设就彻底崩了啊。

    江白不想让外面三个乐队兄弟看到自己的猫耳,于是谎称突然不想去参加选秀了,让他们仨自己回家。

    任凭三个小兄弟怎么敲门,他都不肯开。

    没办法,那三人只能回去。

    可江白是个未成年,其余三位乐队成员也是同龄人,年纪都不大。江白今天实在过于反常,其中一个乐队男生建议道:“我总觉得江哥不太对,要不给他爸打个电话说一声吧。以他的性格,已经准备好要去选秀,不可能突然改变主意的。”

    “江院长最烦江哥玩儿乐队,来这里的话肯定要收拾他。”

    “父子哪有隔夜的仇,还是打个电话说一声吧,万一江哥在地库里出事儿了怎么办,安全最重要。”

    于是在江白不知道的情况下,三个乐队小兄弟给他爸江铮打了电话。

    而半个小时后,商洲拎着奶茶、小鱼干,以及其余两大袋子好吃的,如约来到了地库。

    别说,这里收拾的挺干净,舞台什么的搭建的像模像样,而且竟然还通了电,地库里照明非常亮堂。

    江白在器材室的货架子后面躲着。

    商洲站在门口喊道:“你赶紧出来啊,不是说长了一对猫耳朵吗,让我看看什么样子。”

    “算了,要不你也别看了吧。”江白窘迫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感觉挺不正经的,你看了肯定会笑。”

    啊这,所以是有多不正经。

    商洲听到这话其实都已经笑了,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严肃起来,保证道:“你放心,我肯定不笑。”

    可江白还是忸怩着不肯出来。

    刚才微信上催的那么急,现在人来了,他反倒是不好意思让看。

    啧。

    商洲没办法,只好找了个毯子在门口坐下来,开始吃自己带来的东西。

    忙活了一整个大上午,他现在是真的身心疲惫,需要补充一些体力来回血,等解决了江白这边的问题,他还得去找柏衍呢。

    辣鸡穿书局,没活儿硬整,把他折腾的够呛。

    这波问题解决以后,一定要让四个崽好好谈恋爱,他们化学反应那么强,不在一起真的天理难容。

    为了以后能美滋滋磕cp,现在累点也是值得的!

    江白听见吃东西的声音,在里面问道:“你在吃什么?”

    刚才他没觉得饿,这会儿估计是到饭点了,又在地库里躲了这么久,突然间就觉得饿了。

    商洲随口回道:“旺仔牛逼糖。”

    “……”

    咱就是说,还有这种糖啊?

    就……听起来还挺想吃的。

    江白趴在架子后面,眼巴巴往外看:“好吃吗?”

    商洲没回话,显然正吃的开心。

    江白到底是没忍住,一咬牙从货架子后面快步冲出去,嘴里还不忘说道:“你给我留一个啊,别都全吃完了……”

    坐在毯子上的商洲闻言抬起头,等他看清楚朝着自己走来的江白以后,‘噗嗤’笑出声,嘴里的牛逼糖都险些喷出来。

    “不是说好的不笑吗?”

    江白涨红了脸。

    可反正已经出来了,他这会儿也无所谓了,快速在商洲旁边坐下去吃那个旺仔牛逼糖,还不忘吐槽道:“我跟你说,太诡异了这玩意儿,我眼睁睁看着它长出来,跟真的猫耳朵一模一样,你说我会不会被当做妖怪抓起来啊……这个牛逼糖确实挺好吃。”

    他穿着一件黑色皮夹克,头发非常帅气的梳向脑后,一张略显稚嫩的俊俏脸蛋活泼又阳光。

    脑袋上那对毛茸茸的粉色猫耳,让他本来很攻的气质瞬间就萌化了,显得可爱又……涩气。

    但即使长着猫耳,江白186的身高也是不容忽视的,他骨架本身就修长,还是属于宽肩窄腰类型的,此刻坐在瘦小的商洲旁边,两人的体型对比非常明显。

    尤其是江白那张帅气的脸还是羞红的,说话的时候,猫耳轻轻抖动,像是一只活泼又傲娇的大猫。

    巨可爱。

    【救命……我感觉我又可以了,傲娇粘人年下帅弟弟什么的,真的好香。】

    系统在商洲脑子里嘎嘎怪笑:【而且他那个猫耳真的会动哎,嘤嘤嘤好想rua一把。】

    不可以!

    我们家小江白是太子爷的,只有太子爷可以!

    商洲也觉得江白这个样子超级萌,看他在旁边坐着吐槽,只觉得一颗老母亲的心都要被萌化了,赶忙安慰道:“不会不会,肯定不会抓你的。”

    奥。

    江白闻言安心不少,用谴责的语气说道:“我上午那会儿是真的很慌,给你发那么多消息,你都不回我,还挂我电话。”

    商洲有些心虚的解释道:“我那会儿正在教室里。”

    但江白还是非常不开心:“那你把手机打开,看看我给你发了多少条消息。”

    行行行你萌你说了算。

    商洲没办法,只好拿出手机,把自己跟江白的对话框打开。

    江白瞄了一眼,突然伸出手来把手机抢走,迅速将自己刚才转给商洲的四个9999点下接收,然后又若无其事的把手机还回去:“行吧,勉强原谅你了。”

    啊这。

    商洲有些无言:“你真不用给我转这么多钱。”

    “这个不重要,先不聊。你快帮我合计一下,这猫耳朵以后该怎么办,我今天本来还准备去参加选秀呢,可到现在都没敢出门。”

    江白说着,从零食袋子里翻出一包小鱼干,撕开往嘴里送。咀嚼几口吞咽下去以后,他猛然瞪大眼睛:“我靠。”

    商洲被吓了一跳:“怎么了?”

    “我感觉这小鱼干特别好吃,比牛逼糖都好吃,可是以前我好像也不是很喜欢吃鱼啊。”江白转过身来,用顶着粉色猫耳的帅气脸蛋看着商洲,磕磕巴巴的说道:“怎么办,我可能真的是个猫精。”

    救命,你究竟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有多萌啊。

    简直犯规。

    伏铖一不小心会黑化,?风眠虽然温柔但是抖S的压迫感比伏铖都强,商洲对上这俩人的时候,心理压力其实挺大。

    但在面对江白的时候,商洲是真的很轻松。

    傻白甜弟弟身上有种纯粹又天真的干净感,他那一双眼睛看着你的时候,你能感觉他这个人是透明的。他也不是说真的傻,但他那些心眼子确实一点都没用在你身上。

    真诚这种特质,本身就很动人。

    这样子的弟弟,就应该被太子爷好好宠着啊。

    “放心吧,你肯定不是猫精。而且有些事情怎么说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现在娱乐圈好看的男爱豆那么多,没有点自己的特色,很难杀出重围。”

    商洲看他是真的慌,于是替他分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会突然长出猫耳,可现在都长出来了,总不能一直逃避。选秀还是要去的,到时候就对外宣称是戴的猫耳配饰,那这对猫耳反而会成为你独一无二的特色。”

    啊,是这样吗?

    江白迟疑片刻,赧然道:“可我觉得这个猫耳有点……有点丑。”

    其实不是丑,他是觉得有点羞/耻,但没好意思说。

    商洲赶忙说道:“胡说,一点都不丑,超级好看!只要去参加选秀,肯定会被超级多人喜欢!”

    唔。

    江白的心情突然就好了不少,脑袋上的粉色猫耳轻轻小幅度抖动。

    他偏头看了一眼商洲,然后又若无其事转开视线,嘴角惬意的勾起。

    不愧是‘江白的小娇妻洲洲’,好会夸。

    江白其实并不傻,商洲是他的粉丝,还在科研楼里打工,而他父亲江铮又是科研楼的院长。所以长出猫耳这种事情,找商洲来帮忙,挺合适的。

    害怕商洲觉得麻烦,或者不想来,他还很大方的给对方转账打钱。

    而且还有件事江白没说。

    虽然认识商洲的时间并不长,但他能感觉到,这个男生很真诚。

    同样被贴上‘真诚’标签的商洲也不负期待,继续说道:“那个选秀应该最近好几天都可以去参加吧,要不这样,今天咱就不去了,在家好好休息。等过几天你心情好了,我陪你一起去。”

    这下子江白是真的感动到:“商洲,你也太够意思了吧。”

    谁让崽崽你这么萌呢呜呜呜,妈妈一定帮你成为万人迷顶流爱豆,然后让你风光嫁进柏家!

    我崽值得最好的!

    有了商洲的安慰,江白的心情显然好上不少,没有先前那么忐忑了。

    两人开始吃东西,但商洲注意到了,江白特地没有再去吃小鱼干。

    笑死,看来这弟弟还在怀疑自己是个猫精。

    这个事情其实还是得重视起来,因为江白的猫耳要维持半年,如果一直这样自我怀疑,那也不是个事儿啊。

    商洲在器材室里四处打量,等看到角落里那一堆零件器材工具以后,顿时有了思路,他看向江白:“哎,我有个办法,能证明你不是个猫精。”

    江白果然还在纠结这个事情,闻言立刻问道:“怎么证明?”

    “猫,都是喜欢抓老鼠的,对吧?就算是成了精的猫,肯定也喜欢抓老鼠。”商洲帮他分析:“要不你试试看,你想不想抓老鼠。”

    “……”

    江白想了想老鼠的样子,下意识就非常抵触,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猫精,只好硬着头皮说道:“试试也行,可咱们去哪里抓?”

    当然是就地抓啊。

    地库这种地方,阴暗潮湿,肯定有很多老鼠。

    于是在江白好奇的注视下,商洲走去器材室的角落,从那一堆零件里翻翻找找,然后带回来,开始认真拼凑。

    江白看不懂,疑惑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做一个简易的电子驱鼠器,把振荡器、猫叫声发生器,音频功率放大电路和闪光电路组成。虽然这里东西不太齐全,做出来的效果可能不太好,但勉强应该也能用。”

    商洲坐在地毯上,一双灵巧的手在那些零件上各种拆卸、组装,那得心应手的姿态简直不要太娴熟,而且还有空闲时间来给江白回话:“等我十分钟,马上就好。”

    奥,听不懂。

    但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最开始认识商洲的时候,江白觉得他打球很厉害,后来知道商洲在科研楼工作,心里也挺佩服。

    这会儿他坐在商洲旁边,安静的看着对方在一堆破零件里组装工作,觉得商洲这个认真的样子挺帅。

    看着商洲忙活,他心里的那些慌乱忐忑都莫名的消失了。

    于是接下来的十分钟,商洲低头忙着拼凑零件,江白顶着一对粉色猫耳,做好奇宝宝状,在旁边瞪大眼睛看着。

    “好了。”将那个简易的电子驱鼠器做好以后,商洲拿着它递到江白面前,说道:“会不会学猫叫,叫一声,我录个音。”

    猫叫?

    江白迟疑片刻,随后他微微低头,将一张帅气的脸凑到那个电子驱鼠器旁边,轻轻地发出声音:“喵呜——”

    靠!

    男孩子青涩中带着点小颤音的猫叫声突然传过来,仿佛在耳边撒娇似的炸开,那个瞬间,商洲整个人都觉得耳朵酥麻了一下。

    尤其是发出猫叫的男孩子,还顶着一对粉色猫耳,那张脸还超级俊俏乖巧。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人没了,救命,这就是年下弟弟的杀伤力吗?弟弟我可以,我超级可以!】

    系统激动到昏厥:【猫叫都这么好听,换成别的叫法岂不是直接能要人命。宿主,你跟他搞擦边吧,我跪下来直接求你呜呜呜呜,馋死我了。】

    “……”

    滚啊!!

    商洲莫名觉得脸热,慌忙拿着电子驱鼠器站起来。

    江白跟着站起来,纳闷道:“怎么了,刚才没录上吗?要不要我再来一次,感觉刚才叫的不够凶。”

    “……”

    救命,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商洲连忙摇头:“不用了不用,刚才就很好。”

    江白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感觉这人怎么奇奇怪怪。

    而商洲则是在系统的怪笑声中,把那个电子驱鼠器丢进地库的黑暗处,与此同时对江白说道:“你做好准备,老鼠应该一会儿就出来了。”

    但商洲还是低估了地库的可怕程度。

    那个电子驱鼠器丢进黑暗里以后,江白的猫叫声,通过振荡器、音频功率放大电路传递出去,一时间整个地库都传来细细碎碎的声响。

    大概过了半分钟,四五只超大号老鼠从黑暗中窜出来,朝着两人的位置疯狂跑来。

    “我靠!我靠!好吓人!”

    江白好奇那个所谓的驱鼠器会不会有作用,还主动往前走了一段距离查看动静,结果看到这么多大老鼠朝自己冲过来,一整个头皮发麻,转身就朝着商洲跑过去,头上的一对猫耳被吓得收拢起来:“快跑快跑,我果然不是猫精哈哈哈,我现在快怕死了。”

    “……”

    所以你这又是害怕,又是开心的状态是认真的吗?

    商洲其实也有点怕老鼠,刚才他都没敢过去仔细看,这会儿看江白跑,自己也想跑。可他在地毯上站着,脚边还有一堆东西来不及收拾,难免就有些手忙脚乱,跑的时候还被绊了一跤。

    于是,迎面跑来的江白就这样和他撞了个正着。

    两人都没站稳,互相扶着,然后原地转了个圈圈,朝着地毯倒下去。

    系统一整个要笑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初始设定偶像剧情景再现!转圈圈的抱抱!接下来还有摔倒以后的嘴巴碰嘴巴环节,摩多摩多!】

    不可以!

    商洲猛然惊醒,慌乱中奋力扑腾了一下,虽然没有‘嘴对嘴’倒下,但还是就这样直接倒下压在了江白的身上。

    “唔,疼。”

    江白吃痛的叫出声。

    而他爹江铮,就是在这个时候赶到的地库。

    江院长科研工作者出身,为人比较刻板守旧,所以一直不怎么赞同儿子搞音乐,想让江白做科研,奈何儿子没有一点相关天赋。

    但江白成绩还行,模样好,嘴巴也甜,江铮对于儿子总体来说挺满意。

    直到现在。

    印象中自己那个俊朗阳光的儿子,戴着一对羞/耻的猫耳,被商洲扑倒在地。

    虽然说现在这个年代,同性婚姻已经合法,但略微有些直男思维的江院长还是受到了非常大的冲击。

    “你——好你个江白!”

    江铮伸出手,颤巍巍的指着自己儿子,气的声音都在发颤:“你是个男同就算了,结果你竟然做的还是0!你这是要气死我啊!”

    “……”

    商洲跌落在江白身上,听见他的吃痛声,正准备爬起来。

    结果就见江院长突然冲了进来,还说出这么一番惊人言论,一时间被震撼的不轻。

    江白估计也被惊到了,顶着一对猫耳红着脸羞怒道:“爸,你瞎说什么呢!”

    “我怎么瞎说了,别以为我不懂,我什么都懂!”

    江院长看到儿子这幅姿态,只觉得分分钟都要被气昏厥,怒道:“我跟你说,做男同可以,但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立刻给我变成1!”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