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书网 > 世家千金对照组 > 第53章 两道菜式

    记住本站地址:【新.书.网】 https://www.xinbook.org/全网最快VIP章节免费阅读!

    周锦年提早到了悠然居, 让跟随的人在楼下候着,自己上二楼进雅室,推窗而坐, 沉思了一会。

    现时储君之位未立, 几位皇子皆有机会, 按目前形势看, 因着杨淑妃得宠,晋王的机率更大一些。

    为着平阳公主之事,周锦年自然不希望晋王上位, 但这些年和秦王略有接触,却深知, 秦王只顾一己之私,未必是明主。

    而楚王沉迷道术,私养道姑,若上位,只怕黎民不幸。

    周锦年突然有了一个念头, 陛下至今未立储, 是不是另有想法?

    陛下看似宠爱秦王晋王楚王,但他还有几位年幼的皇子,大可以再等几年, 看看其中有没有可造之材。

    一会儿, 周锦年有了一个更大胆的念头, 万一谢娇容诞下皇子呢?

    听闻谢娇容因相貌跟先皇后一模一样,短短时日,深得陛下宠爱, 已越级策封为景妃。她若是诞下皇子, 在得宠的情况下, 皇子是不是子凭母贵,会被立为储君?

    周锦年突然哑然失笑,自己是不是想太多太远了?

    他一时转头看向窗外,却见楼下来了一辆马车,苏飞白从车上跳下来,转身扶下苏立秋。

    周锦年:嗬,出来见个面,竟还要带上弟弟……

    苏立秋带着苏飞白上楼,还没报姓名,就有伙计上前笑道:“是苏姑娘么,这边请!”说着引他们到了雅室前,自上前敲门。

    里面传出周锦年的声音道:“请进!”

    伙计便推门,把苏立秋和苏飞白让进去。

    苏飞白适才在马车上,就听苏立秋提过,说这趟出来是到悠然居见周锦年,讨论水车之事。

    他当下进得雅室内,自向周锦年拱拱手道:“周世兄几日前救过我二姐,家里本待设宴向周世兄道谢,只近来事多,便耽搁了。今日这一顿,由小弟做东,代表家里向周世兄道谢。”

    周锦年微微一笑道:“你还在求学,手里能有几个钱?以后再叫你请,今日这顿不必相争。”

    苏飞白场面话说过了,忖度一下,自然不会跟周锦年相争,便笑着落座。

    待伙计捧上菜单,苏立秋翻了翻,点了菜,一时感叹道:“悠然居菜式好生丰富,但还缺少几个镇得住场子的名菜。”

    伙计一听,很是不服气,忍不住道:“姑娘,我们悠然居是京城最出名的酒楼,这么些菜还镇不住场子?倒不知道姑娘说及的镇场子名菜是哪些?”

    苏立秋暗笑:好,就等着你这话呢。

    她笑道:“你拿纸笔来,我写两道给你看。”

    伙计很快拿了纸笔进来。

    苏立秋指挥苏飞白磨墨,自己沾沾笔尖,这才落笔。

    伙计在旁边侍立,待苏立秋写完,一看菜名,不由大吃一惊。

    苏立秋写的两个菜名分别是:二十四桥明月夜,玉笛谁家听落梅。(注:菜名来之金庸的《射雕英雄传》)

    悠然居在京城极出名,二楼雅室更是常常招待达官贵人,能上来侍候的伙计,都是机灵且识得字的。

    这名伙计甚至能读诗给贵人凑趣,自认为通文墨,有眼界,他一看菜名便知道这两道菜不是凡品。

    先不要管这两名菜取什么材质,单凭这两道菜的菜名,就足够吸引风雅之客来品尝。

    悠然居并不缺少名贵食材,纵然这两道菜的食材本来普通,也能够加以改造,让其变得名贵好吃。

    这两道菜,不凡之处,在于这两个菜名。

    周锦年和苏飞白倒也好奇了一下,接过菜名看了看。

    周锦年一看,轻笑道:“看来除了绘图纸,你还读了不少诗词。”

    苏飞白却是赞道:“二姐,你这手字不错。”

    伙计当下脸上绽开了笑容,恭谨道:“姑娘,悠然居确实没有这样的菜,这样,小人持菜名去见老板,看老板识不识得。若识得,只是没有写在菜谱上,便叫大厨开小灶,特别给姑娘做两道如何?”

    苏立秋一笑,点了点头,喊过苏飞白道:“你跟他一同前去。”

    说着又示意苏飞白近前,耳语道:“老板若想买这两个菜名,你要价三百两,若除菜名之外,还想知道采用何食材,你就要价三千两。”

    苏飞白吃惊,耳语问道:“钱这么好赚的吗?”

    苏立秋耳语回答:“悠然居有钱的食客太多,钱肯定好赚。”

    待苏飞白跟着伙计出去,周锦年便问道:“世妹,你哪儿抄来的菜名?”

    苏立秋惊讶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抄来的?”

    周锦年道:“猜的。”

    苏立秋一摊手,“你猜对了,但哪儿抄来的,自不便告诉你。”

    周锦年:以后,你定会告诉我的。

    他转了话题,问道:“帕子呢?”

    苏立秋有些头疼,抚额道:“还没绣好。”

    周锦年看她一眼,“哪再给你三天,三天后到这儿,把帕子给我。到时,我也有一件东西要给你。”

    苏立秋只好点头,一边暗暗嘀咕:好么,这顿还没吃,又约三天后再吃一顿。

    她也问道:“胭脂铺的事调查了吗?”

    周锦年点点头,竖耳朵听听门外动静,这才轻声道:“玉姑娘去胭脂铺,为的是见秦王。”

    苏立秋一听愣了愣,见秦王?苏飞玉这么厉害啊,竟就搭上秦王了。

    她先前在府中,只凭着郑嬷嬷一个,就已经令我吃了不少暗亏,现下还搭上秦王,是不是分分钟能致我于死地?

    还有,我那晚被掳之事,跟她有没有关系?

    苏立秋回过神来,看向周锦年道:“周世兄,你能不能再帮我查一查,看看玉姐姐跟秦王在图谋什么?”

    周锦年道:“我尽力。”

    苏立秋吁出一口气,站起来行礼道:“先谢谢周世兄。”

    哎,玉姐姐毕竟是他前未婚妻,请他去查她,是有些尴尬。

    周锦年见着苏立秋脸上神色,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轻声道:“我跟你家姐姐虽定过亲,但并不熟,你无须多虑。”

    苏立秋点点头,决定好好绣小水车帕子。

    两人说着话,外间有人敲门,却是伙计送菜过来。

    很快的,苏飞白也满脸春风回来了。

    他一进房,便比个手势,“豁”了一声道:“二姐,咱们要发财了,老板让你写出食材和如何烹调,愿意花三千两买两道菜式。还说,他要拟个协议,待会儿亲拿过来,双方签个名。”

    苏立秋不忙着吃菜了,马上开笔写菜式,哇呀呀,秘笈真是宝藏,随便抄两个菜式,三千两就要到手了。

    她写毕,悠然居伙计已带着蔡老板来了。

    蔡老板见在座的还有周锦年,忙忙上前请安,又朝向苏立秋,恭声道:“原来是周公子的朋友,怪道见识广,竟知道我们不知道的菜式。”

    他略一顿,“不知道姑娘从何处知道的菜式,可有争议?”

    苏立秋学着秘笈里那些大女主的作派,傲然道:“你不需要知道那么多,只说要不要买。要买,就一手菜式一手银票。这儿还有周公子当证人,便宜了你。”

    蔡老板眼珠一转,笑呵呵道:“买,买!”

    两人当即签了协议,苏立秋把菜式推给祭老板,微笑道:“祝老板发财!”

    蔡老板看毕菜式,心下狂喜,单是菜名已是吸引,没想到烹调过程也极有噱头。这三千两值得花。

    他忙示意伙计捧银票出来。

    苏立秋也示意苏飞白上前接银票 。

    苏飞白虽在富贵乡长大,却是第一次经手三千两这么大的数额,当即俊脸都发光了。

    待蔡老板和伙计下去了,苏飞白“哈哈”大笑道:“二姐,看来你继承了外祖父的经商智慧。”

    周锦年却是道:“看来你在乡下除了宝书之外,还另有奇遇。”

    苏立秋突然自夸一句道:“是的,我浑身都是传奇。”

    苏飞白:“……”

    周锦年:“……”

    这个时刻,秦王正把一枚香包呈到楚帝案前。

    楚帝嗅得香包的香味,似乎十分熟悉,一时又想不起在哪儿嗅过,便疑惑道:“这香包的味道倒有些熟悉。”

    秦王一听这话,心下一冷,呵,当年何等宠爱母妃,还说喜欢母妃做的香包,如今竟忘得干干净净。

    他红了眼眶道:“是母妃生前最喜欢的香味。”

    楚帝一听,这才想了起来,一时看了看,却见香包崭新,便道:“隔了这么多年,难为你保存得这么新。”

    秦王垂眼道:“这只香包,是苏翰林养女苏飞玉做的。”

    “那一日姑母办赏花会,儿子去赴会,在花丛内拣得此香包,因嗅得香味熟悉,便令人查探是谁掉落的,一问方知道,此香包是苏飞玉的。”

    “儿子思念母妃,嗅着这香包,不舍得归还苏飞玉,便见了苏飞玉一次,后来,后来……”

    他抬起头,“父皇,儿子想求苏飞玉为侧妃,请父皇成全。”

    楚帝最近得了谢娇容,心情颇好,且有些时候,也愿意给儿子一点温情,便问了几句。

    秦王一一细说,道苏飞玉虽是养女,然相貌才情过人,贤良淑德等等。

    楚帝想着只是一个侧妃之位,何防答应呢,便道:“准了。”

    秦王大喜,忙跪地叩谢。

    一时却有太监报进来,说周尚书求见。

    周尚书进了养心殿,见秦王也在,倒也不介意,此事禀上之后,自会全国推广,秦王迟早会知道。

    他一时呈上图纸和镰刀,退后一步,一一细禀苏立秋献图纸及匠作监制造出镰刀,且镰刀之神效等。

    楚帝听得惊奇,苏翰林有两个好女儿啊!

    他对于苏立秋更感兴趣些,少不得多问几句。

    周尚书便说及苏立秋在乡间长大,且得了宝书诸事,又笑道:“此女知晓民间疾苦,一心一意想为乡民做一点事。”

    楚帝听毕,不由看秦王一眼,与其求苏翰林养女为侧妃,不若求亲女为正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