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书网 > 天命主角上线中 > 第91章 重来

    记住本站地址:【新.书.网】 https://www.xinbook.org/全网最快VIP章节免费阅读!

    听到晏雪空的话, 晏渊和青穹道主都是如出一辙的震惊,只有花月胧心知肚明,看来, 晏晏已经去过忘川, 炼出丹药, 吃下了忘忧丹。

    以晏晏的性格来说, 这个决定,并不容易。

    花月胧看着儿子, 暗叹了声,随即,按住晏渊,不着痕迹地使了个眼色。

    晏渊明白了, 微微颔首, 不是修炼出了岔子就好。

    谢御尘还不知发生了何事,道:“晏晏,别开玩笑了。”

    “你在说什么?”晏雪空有些茫然,道:“这位……前辈, 我们应该没有见过。爹爹, 娘亲,不介绍一下吗?”

    谢御尘死死盯着他,仿佛要找出他在演戏的证据。

    然而,晏雪空神情自然,谈笑坦荡,没有一丝作伪的痕迹。

    对上他陌生的眼神,谢御尘的呼吸好似停滞了一瞬, 从未有过的慌乱感浮上心头, 一下子握住了他的手。

    “晏晏, 你说过,你若骗我,我定会上当。别用这种方式来吓我,好吗?”

    “我没有骗你,我真的不认识你,你认错人了。”

    手上的力道越收越紧,有点疼了,晏雪空想要挣开,谁知用上了灵力,仍挣脱不开。

    他心知眼前人的修为恐怕胜过自己太多,只好转向晏渊与花月胧,投以询问的视线。

    “晏晏,跟你爹去书房看奏疏。”

    花月胧上前一步,护着儿子,冲谢御尘道:“你先放开他,我跟你细说。”

    青穹道主亦劝道:“师弟,先问清楚吧。”

    谢御尘恍若未闻。

    晏雪空蹙眉:“疼。”

    谢御尘惊醒,倏而松了手,怔怔地望着他:“对不起。”

    “没关系。”

    晏雪空好脾气地摇头,转身跟着晏渊离开了,从头到尾,客客气气,没有多余的眼神和言语。

    是在演戏吗?

    不,不像。

    谢御尘说不清心里什么感受,只觉得空落落的一片,起初无知无觉,直到他的背影消失,才渐渐泛出苦涩的滋味。

    青穹道主急道:“娘娘,这是怎么回事?小殿下看着,像是失忆了。”

    花月胧道:“他吃了‘忘忧丹’。”

    谢御尘瞳孔骤缩。

    青穹道主:“什么!”

    忘忧丹,以忘川水为引的忘情丹药,旁人不知,他们却是清楚的。

    谢御尘神情冰冷,手掌一点点攥成拳。

    刹那间,层云聚拢,电闪雷鸣。

    园中百花凋零,凉亭摇摇欲坠,整个宫殿都因外放的怒意而震动,石桌发出不堪重负的“咔嚓”声,四分五裂。

    青穹道主:“师弟冷静!”

    花月胧吓了一跳,慌忙躲开雷霆,捂着耳朵喊道:“那天,晏晏告诉我,他有两个心结,都与你有关!别劈了,我若有个三长两短,晏晏会找你拼命的!”

    话音落,雷霆消散。

    花月胧松了口气,执掌天命的人真是惹不起,一动怒就雷劫警告,谁扛得住?

    谢御尘声音低哑:“他的心结是什么?”

    “第一个,虽然你告诉他,你与七情化身是一个人,但他想知道,倘若十二年后,你以陌生人的身份与他相处,他还会不会喜欢你。”

    花月胧缓缓道:“第二个,他不想让你死。”

    谢御尘沉默。

    他明白了。

    可他难以接受,晏晏将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忘得一干二净。

    如果让他选择,他宁愿晏晏恨他,千年万年,生生世世地纠缠在一起,也不要拿这些珍贵的记忆与感情去做赌注。

    青穹道主叹了口气:“雪空小殿下给师弟出了个难题啊。”

    花月胧道:“这是两个人的考验。”

    谢御尘道:“服下忘忧丹,是他的决定,还是你的?”

    “我是晏晏的母亲,永远尊重他,不会逼迫他做任何事。”花月胧解释了一句,道:“同样,你可以掉头就走,没有人会逼你做什么。”

    “他以为我会死,所以一直叫我离开。”谢御尘低喃道:“他真傻。”

    “若非他心里有你,我不会费这份心思。”

    花月胧顿了顿,道:“坦白说,晏晏出生时的那件事,令我十分讨厌元辰天尊,我本该从中作梗,叫他永远不原谅你。不过,君御这些年对晏晏的保护,我亦看在眼里,无论你最初有什么目的,至少,你曾经几次救过他的性命。”

    四岁时,晏晏误入神墓外围,长生殿中遇上修罗族。

    五岁时,万妖谷中迎战墨莲,身陷命劫,危在旦夕。

    十七岁时,罗洲诛王侯,北洲破困阵。

    一次次危机,都离不开谢御尘的帮助。

    青穹道主抚须称赞:“娘娘深明大义,明辨是非。”

    花月胧哭笑不得:“道主,你这个师兄当的未免太操心了。”

    青穹道主无奈。

    谢御尘道:“我要重新追求晏晏,你们不会再阻拦?”

    花月胧点点头,摆了摆手,道:“不阻拦,不帮忙,你若能再次打动他,我们就认了。”

    前殿,御书房。

    晏雪空一手托腮,一手拿着奏疏看,想到谢御尘看他的眼神,那么深刻,就有点心不在焉。

    “晏晏,晏晏?”

    晏渊询问道:“是不是奏疏上写了很难解决的问题?”

    晏雪空仰脸,困惑道:“不是,爹爹,我在想,方才那个人是谁,他看着我时,好像我是他很重要的人一样。”

    晏渊道:“你不用管他。”

    察觉到爹爹的不喜,晏雪空举起一只手,笑吟吟地转移话题:“好吧好吧,爹爹,我饿了。”

    还没到午膳时候,晏渊起身,揉了揉他的头,叫人送些点心过来。

    不多时,花月胧拎着点心盒进来:“是哪个小馋猫饿了?”

    晏雪空眨了眨金眸,乖乖道:“是爹爹。”

    “欺负你爹不会拆穿你是吧。”花月胧莞尔,捏了捏他的脸,失忆了又恢复了以前的模样,真好。

    她的儿子,就该这样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

    晏渊也是这般想法,神情温和,眼中含着笑意:“阿胧,怎么是你亲自送来?”

    花月胧笑道:“谈完事情,正好撞见,我就拿过来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自有一番默契流转。

    晏雪空偏头,看向窗外,忽然微怔,有道身影不知何时站在了那里,形单影只,显得有几分落寞。

    是他。

    澄澈的金眸对上幽深的黑眸,如同陷入了漩涡,恍然间,有似曾相识之感,似乎他们曾经对望过千百次。

    晏雪空收回视线。

    谢御尘却唤道:“晏晏,我有话想对你说。”

    晏渊张口欲拦,花月胧抬手捂住了他的嘴,摇了摇头,示意,让儿子自己做主。

    晏雪空想了想,跟爹娘打了声招呼,走出了门。

    “阿胧,你为何拦我?”晏渊皱眉。

    “你拦得了一时,拦得住一世?”花月胧拿了块点心塞进他嘴里:“相信儿子,接下来的事,交给晏晏自己。”

    晏渊不是非要管。

    只是,他亲眼目睹过在醒世镜前,晏晏有多伤心,难免保护欲过剩。

    花月胧用一种过来人的语气道:“情啊爱啊,就是有苦有甜,我们俩以前不也吵过闹过,有缘,拆都拆不开,无缘,再撮合也是枉然。”

    晏渊:“我们什么时候吵过闹过?”

    花月胧:“……哎呀,这不是重点!”

    书房外,古树下。

    晏雪空停住脚步,顺手摘了一朵花。

    谢御尘见此,轻挥衣袖,只见漫天花瓣洒落,无数珍品花草在少年脚下绽放,霎时群芳争艳,香气扑鼻。

    晏雪空轻咦一声,惊讶地望着他:“你究竟是谁?”

    “天上天,谢御尘。”

    “你是!”

    晏雪空睁大了双眸,元辰天尊的名字,九洲四海有几人不知?

    谢御尘颔首,这次,他不会再隐瞒。

    晏雪空惊奇道:“我听闻,元辰天尊销声匿迹了三百年,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你莫不是在骗我?”

    谢御尘露出淡淡的笑意:“你可以去问你爹娘,问青穹道主。”

    晏雪空打量着眼前的玄衣青年。

    天上天的元辰天尊是这个模样吗?

    长得还挺俊。

    “我原本以为,元辰天尊跟道主爷爷一样,是个一把胡子的老爷爷。”晏雪空比了个手势,笑道:“没想到,看起来只比我年长一点。”

    谢御尘的语气柔和:“那你愿不愿意唤我哥哥?”

    晏雪空金眸轻眨:“可是,你是道主爷爷的师弟,辈分比我高许多,这样不太礼貌。”

    谢御尘坚持道:“我希望你这么唤我。”

    叫哥哥姐姐这种事,没人比晏雪空更熟练了,而且,传说中的元辰天尊如此年轻,将人叫老了多不好。

    他犹豫一瞬,开口道:“御尘哥哥。”

    御尘哥哥。

    这是晏晏第一次叫他真正的名字。

    真好听,谢御尘听着,似是痴了,半响回不过神。

    晏雪空不解道:“御尘哥哥,你以前见过我吗?”

    谢御尘认真道:“见过。晏晏,我看着你长大,你何时会哭,何时会笑,何时会走路,何时从界域四海醒来,我都一清二楚。”

    晏雪空:“……”

    这话说的,好像偷窥狂一样。

    他不禁怀疑起这位元辰天尊没事的时候就在天上天偷窥凡间,吃瓜看戏,指不定连旁人议论他,他都听在耳里。

    想到这里,晏雪空忍不住同情了一下时不时就念叨元辰天尊的殷伯伯。

    谢御尘又道:“时隔三百年,我重回人间,想看看凡间之景,晏晏,你可以陪陪我吗?”

    “不是有道主爷爷吗?你们是一起来找我爹爹娘亲商议事情的吧,有他陪你就够了。”

    “他还有其他事要办。”

    谢御尘不动声色道:“来者是客,你是大晏太子,陪我游览中洲,体察民情,再合适不过,作为交换,我教你书上未曾记载的术法。”

    听到最后一句,晏雪空眼睛一亮,应道:“好。”

    天上天的元辰天尊,当世修为最强之人,他会的东西应该非常多。

    反正闲来无事,出去逛逛也无妨。

    晏雪空示意他稍等片刻,回书房道:“爹爹,娘亲,我出去一会。”

    晏渊问:“快到午膳时间了,现在出去做什么?”

    晏雪空将方才的交谈简单交代了下,抱着他们的胳膊:“你们怎么不告诉我,他竟然是天上天的元辰天尊?我陪他走走,请教他一些修炼上的问题。”

    花月胧惊呆了。

    她吃个点心的功夫而已,就达成了二人世界?

    谢御尘平时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追起人来简直雷厉风行,又十分了解晏晏,难怪先前去了趟罗洲,晏晏就被拐跑了。

    “晏晏,你……”花月胧欲言又止,都怪她,将儿子教得太单纯了,不知人心险恶啊!

    晏渊不满道:“别去了,有什么问题,爹教你。”

    晏雪空实话实说:“爹爹,你打不过他。”

    晏渊:“……”

    “但在晏晏心中,你是最好的!”晏雪空抱了他一下,挥挥手,脚步轻快地跑远了。

    “这孩子。”晏渊板着脸,嘴角却不自觉地上扬。

    花月胧搂住他的脖颈:“开心了?多大人了,还要儿子哄。”

    晏渊抱着她:“那阿胧哄我?”

    花月胧扬眉,轻轻推了下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晏雪空跑回树下,却见谢御尘正在编花冠,那些零散的花草在他手中成型,形成了完美的弧度。

    “你怎么会做这个?”

    “以前我还在宗门时,跟一个长老学的。”

    谢御尘走近,将编好的花冠戴在他头上,看了看,道:“很漂亮。”

    晏雪空摸了摸柔嫩的花瓣:“你选的花确实漂亮。”

    谢御尘道:“我在说你。”

    “……”

    晏雪空对上他专注的目光,总觉得有些奇怪,礼貌的回道:“谢谢御尘哥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